当前位置:主页 > 房地产经纪人 > 左晖强行“掏空”链家 贝壳找房要成“第二个”链家?

左晖强行“掏空”链家 贝壳找房要成“第二个”链家?

2018-05-25 16:19 来源:网络整理 

  地产调控未见松动,链家却要再造一个“链家”。当心噎着。

  近日,众多链家集团(下称链家)城市总经理被提拔为“贝壳找房”的区域COO,携旧部一起前往异地上岗,空缺的职位由城市负责人甚至门店总经理升职填补。受影响最小的是原链家德佑事业部总经理祁世钊,他被任命为德佑COO,仍留在上海任职。

  此举被外界解读为,链家在多轮融资股东压力及竞争对手的压力下,为了完成上市的目的,而展开的令人眼花缭乱的人事任命和组织架构的调整。

  公开资料显示,左晖是链家集团的第一大股东,持股38.88%。链家董事会共有13名成员,9人为其现任高管,另外4人分别为融创中国的孙宏斌、万科的刘肖、华兴资本的包凡和新希望的张明贵。

  此前,曾有消息称链家将于2021年之前完成IPO上市,但尚未得到官方证实。根据2017年1月融创中国入股的增资规模计算,链家估值416亿元。链家的对手之一、A股房产经纪第一股“我爱我家”目前的总市值为159亿元。

  链家的业绩也令人羡慕。融创中国彼时公布的链家财务数据显示,2014年税前净利润约1.37亿元,2015年税前净利润为约11.96亿元,截至2016年6月30日未经审核的净资产为16.14亿元。

  但由于受地产调控影响,2017年国内房地产交易总量大幅下降。据链家报告称,2017年地产交易总量只有2016年的一半。虽然链家2017年营收并未公布,但从交易量倒推,其业绩恐怕也不是很理想。

  或出于“修正数据”的现实要求,链家创始人左晖提出,未来一年的目标是将门店扩展到12万家门店,经纪人数达到100万。这是目前已知公开链家经纪人数据的四五倍。

  他寄望于“贝壳找房”迅速崛起。贝壳找房是链家在今年4月底成立的一个新平台,可以理解为升级后的链家网,链家网平台人员已经转移到贝壳找房体系。据彭永东介绍,贝壳找房将覆盖全中国超过300个城市,服务超过2亿的社区家庭,连接100万职业经纪人和10万家门店,赋能超过100个品牌。

  但“拔苗助长”后,贝壳找房能否扛起“再造”链家重任吗?

  谁的“贝壳找房”?

  在5月21日签发的人事调整文件中,左晖把链家的核心人力资源转移到2018年4月成立的贝壳找房平台。

  内部文件显示,链家集团CEO为彭永东,他同时担任贝壳找房CEO;原成都链家总经理徐万刚担任贝壳找房大中华北区COO,原深圳链家总经理张海明担任贝壳大中华南区COO,原上海链家总经理王拥群担任链家COO。

  链家收购的德佑地产在这番调整中变数较小。原链家德佑事业部总经理祁世钊被任命为德佑COO,只是换个头衔。时间财经了解到,链家的区域负责人被提拔为贝壳找房区域COO,空缺的职位由城市负责人甚至门店总经理升职填补。

  链家集团将这次人事变动定义为内部调整,但时间财经穿透股权结构发现,与链家地产和德佑地产归属于链家集团不同,贝壳找房的主体公司天津小屋科技有限公司属于左晖个人。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11月,左晖持股94.38%。

  看起来,贝壳找房是左晖的二次创业。区别于链家的直营体系,贝壳找房被定义为开放平台。贝壳找房的目标是在12个月内,扩展到12万家门店,经纪人数100万。相比之下,链家目前的规模就显得太小了:8000多家店,约16万经纪人,覆盖了大约28个城市和地区。

  “贝壳找房”为链家估值创造了更多的想象空间。华菁证券分析师预测,该平台可能成为链家集团上市后进行重大资产重组的并购标的,最终估值将取决于平台规模以及同链家地产的协同效应。

  “贝壳找房”的对手是谁?

  左晖似乎已经不再把链家同类的房产经纪公司当作对手了。贝壳找房的平台定位已经决定:它将对标58安居客、搜房网以及进入租房市场的京东阿里。

  目前支付宝租房已实现在线管理租约、合同和在线支付房租,部分房源还实现了“免押金”入住;京东旗下一全资子公司则成为北京住房租赁监管平台技术合作项目的中选单位。除入局租赁市场,京东还进军房地产销售市场。按照京东房产部门总经理曾伏虎的说法,京东做房地产,既不是开发商也不是买家,而是服务商。

  除了外部互联网巨头入侵的威胁,房产交易租赁市场现有的互联网平台也让链家等线下中介公司感受到危机。

  2018年伊始,针对在线房源的浏览端口费用,58同城及旗下安居客推行30%-50%的涨价策略。面对58集团的单边涨价,我爱我家、链家和麦田房产三家同业竞争公司“同仇敌忾”,联合抵制。最终,58方面妥协,提价计划没有实施。

最新资讯
小编推荐
友情链接: